信息门户
网上办事大厅
学子心声
资讯中心
资讯网 思政文明网 安徽师大报 师大图片网 校广播台 官方微博 校记者团
安徽师资
教育基金会
皖江学院
组织机构 党政办公室 宣传部 人事处 教务处 学生工作处 财务处 后勤与保卫管理处 科研处 招生办公室 工会 图书馆
人文传播系 外语系 经济系 管理系 电子工程系 化学工程系 视觉艺术系 音乐系 体育系 体委 学前教育系 思政教育部 实验中心

【迎校庆·致敬吾师】忆我的老师方可畏教授

beplay体育
师大资讯
阅读页面
时间:2018-05-14
添加:余红梅

中文系1981级校友 安庆师范大学文学院党委书记   方锡球

 

    方可畏(1927-2001),男,安徽桐城人。1953年毕业于安徽大学中文系。19541956年入北京师范大学文艺理论研究生班。先后在安徽师范学院、合肥师范学院、beplay体育中文系任教,文艺理论家。兼任中国文艺理论学会理事,1993年起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可畏老师就是方可畏教授。余恕诚先生在世的时候,无论和我聊天还是给我写信,都称呼他可畏老师




   我上大学时,可畏老师没有正式给大家上过课,只是做过两次讲座,一次是大学一年级,给大家讲如何做读书卡片,那时没有电脑,读书时用卡片摘录精彩或重要的片段,有读后的感受也记在小卡片上。还有一次是大家二年级时,他给大家做关于人道主义与人性论问题的讲座。第一个讲座的效果是我大学四年下来,做了几千张卡片,现在还保存在我的书房里;第二个讲座虽然当时听得不是很懂,十几年后让我知道老师的学术理论水平与功底是一流的。

    与可畏老师的交往主要在我大学毕业时和毕业以后。

    大学毕业时,我第一志愿也是想着留校的,若是留校不成,就回老家镇上的中学教书。结果留校没有留成,于是就打算回老家。那时方老师是系主任,隔几天问我的打算,我说留不下来,想回老家。他问原因,我说全国工资都一样,若是在合肥或外地较远的地方工作,回一次老家,要多一块多钱路费;再者,放学后或节假日,还可以帮助家里做些农活。他问了我家境的一些情况,什么也没说就结束了谈话。不久,他又找我说,我跟你们辅导员和系里领导商量了,你去安庆师院吧,那里有中文系,回老家路费也只要几毛钱。于是,我就来到安庆教书。

    大家系里的书记吴质富师与方老师有几十年的深厚情谊。我工作后的第二年秋天,一天吴书记找到我,说方可畏老师回老家桐城夫人老师的老家东至,明天路过安庆,到他家吃中饭,要我也去。吴书记家一直生活简朴,四菜一汤,开了一瓶红酒。结束时,我吵着要请老师吃晚饭,他说你才工作,很困难,哪能吃你的?你们石云孙主任请我我都没答应。一边坚决拒绝我的请求,一边从挎包里拿出一本他和严云绶老师主编的刚出版的《文学概论》,写了一句话,签好名,递给我说,好好把讲台站稳,要坚持读书做卡片,给师大增光。然后就坚持要坐晚班的轮船回芜湖。我只好送他和汪老师去长江码头,过检票口,他说你没票,进不去了,回去吧。我背着他的大包,跟检票员说这是我的大学教授,我是安庆师范学院的,那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检票员一听是教授,肃然起敬,扶着我背的包让我进去了。我送老师到了轮船的铺位上。他喘了口气,面色突然严肃地告诫我:在大学不要和人家发生矛盾,也别想着当干部,要想当干部就出去当。一定把书教好。其实我一直没有想当干部的想法,后来做了一些管理 工作,连自己也感到有些意外,不知所以然。倒是记住了老师的告诫,几十年认认真真地教书。

    1998年前后,我回母校安徽师大参加自学考试辅导培训。陈宪年教授那时也还是年轻教师,就带着我去拜谒方老师。见到我,平时不苟言笑的他高兴得乐呵呵的,而汪老师见到我就说,方老师很感慨,经常说有这么好的学生,还将他送到船上,真是少有。我心里想,学生去送送老师,是自然的事情,很平常。谁想这事都过去十几年了,他们还记着。第三天端午节,他头天让陈老师通知我去他家过节,我不去,觉得打扰老师很不好。想不到端午节那天早上,他居然让人送来粽子和咸鸭蛋,说是过节,要吃点粽子,这是桐城、枞阳老家一带的习俗。之后回母校,我若是不去他家吃饭,他就坚持:家里有保姆,吃饭不麻烦,你出门在外,一是吃得不好,二是贵。后来我的年岁渐长,偶尔也敢去他家吃饭了。每次他总是说自家人吃饭,将大卫和亚君师姐喊回来一起吃。大卫是方老师的大公子,亚君是大卫的夫人,比我高两届。大家兴高采烈的喝酒吃菜,他和汪老师除偶尔插话外,就静静地坐在桌边看着大家三人风卷残云,放肆地吃喝说话,一脸幸福的样子。犹记再去吃饭,到了凤凰山一楼方老师的住所,他不在家。我就问汪老师方老师去哪儿了,他说去师大附中附近买卤菜去了。那时他已病重,肺气肿发作时要使用氧气袋。不到几分钟,他一手拎着氧气袋,一手拎着买好的菜回来,喘声大作。我说您都这样了,还跑出去买菜给大家吃?家里保姆烧几个菜就行啊!他说,你们念书的时候,都喜欢芜湖的鸭膀爪,师大附中那家最正宗,我去买点,一会大卫、亚君回来,你们喝酒好。我听后直想掉泪——他自己走路都靠氧气袋了,还记着大家上学时喜欢吃的东西,硬撑着去买回来,满足大家十几年后去实现记忆中的美好时光。




    有时我也邀请他和汪老师回桐城、东至时在安庆住几天。他说尽管身体不好,还是想回老家看看,并答应在安庆过几天。我等了很久,却没有等到他来安庆的消息。

    再过几年,大卫来信告诉我老师逝世的噩耗。我想去祭奠先生,大卫说,安葬在黄山了。至今又过去十几年了,我都没有去看看先生,有时怀念,就禁不住和别人说老师的为人。既跟长辈说,也给年轻人说。记得数年前,坐在北京师范大学小红楼童庆炳先生的家里,谈到我与老师的故事。先生认真地说,他是大家北师大的人,还有你们安徽师大的另一位老师王明居先生,都是黄药眠先生的学生。我是听老师说过他与北师大李修生先生和钟子翱教授的情谊,却不知道他是先生的弟子。跟学生一辈说起老师,我常常夹叙夹议,缅怀中免不了议论:八十年代安徽师大那一批老师对学生的深情,才是真正造就高质量人才的不朽基石。

时间:2018-05-14
添加:余红梅
预审:余大芹
审核:徐成进
点击:4126
师大官方微博二维码
师大官方微信二维码

联系大家  |  管理  |    网站访问量:769725 人次  皖ICP备15022060号-1   皖公网安备34020202000153号

校址:赭山校区-安徽省芜湖市北京东路1号 邮编:241000 花津校区-安徽省芜湖市九华南路189号 邮编:241002 电话:(0553)5910027

版权所有:beplay体育信息管理中心    Copyright 2007 Anhui Normal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学校校友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